凤凰徐州新华书店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学社会科学 > 历史 > 传记 > 卑鄙的圣人曹操(第7部)/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卑鄙的圣人曹操(第7部)/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卑鄙的圣人曹操(第7部)/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
      • 本店售价:¥22.4元
      • 定价:¥29.9元
      • 折扣:75
      • 作者: 王晓磊
      • 出版社: 江苏文艺
      • ISBN: 9787539956237
      • 出版日期: 2012-11-01 第1版2012-11-01 第1次印刷
      • 库存: 3
    • 购买数量:加入购物车
    •     

    商品详情


    编辑推荐语

    《卑鄙的圣人曹操》,一件件讲透曹操收拾三国群雄的卑鄙、奸诈、狠毒计谋;一页页浸透曹操体恤天下众生的柔情、仁义、圣人情怀;是曹操去世1791年来,曹操本人最服气的曹操全传。 本书是《卑鄙的圣人曹操》(第7部),由王晓磊编写。

    内容提要

    历史上的大奸大忠都差不多,只有曹操大不同! 曹操的计谋,奸诈程度往往将对手整得头昏脑涨、找不着北,卑鄙程度也屡屡突破道德底线,但他却是一个心怀天下、体恤众生的圣人;而且他还是一个柔情万丈、天才横溢的诗人;最后他还是一个敏感、自卑、内心孤独的普通男人。 公元189年秋,曹操逃避董卓追杀,躲到老友吕伯奢家。吕家人磨刀杀猪款待曹操,曹操却疑心他们要谋害自己,断然砍杀吕氏全家;逃出门正好遇到吕伯奢打酒归来,问他猪杀好没?曹操惊愕中将热情的吕伯奢一刀捅死。 公元194年,曹操攻打吕布,为激励士气,他火烧城门断绝后路,但一开战就中了埋伏,几乎全军覆没,赶紧仓皇回撤,穿过自己刚才点燃的熊熊大火,胡子烧焦了一半,正在残余人马垂头丧气的时候,满脸烟灰的曹操沉思半晌,突然下令立即夜袭吕布,因为他算到吕营刚刚得胜,此时必然松懈!果然得计。 公元220年3月15日,临终前,这个一代枭雄的遗言却如此温柔:老婆们要学会做鞋子来卖,挣钱养活自己,想改嫁的就改嫁,说完永远合上了他的眼睛。 翻开《卑鄙的圣人曹操》(第7部),您将了解中国历史上这个独一无二的家伙,进入曹操尘封了两千年的精彩内心世界。 《卑鄙的圣人曹操》(第7部)由王晓磊编写。

    作者简介

    王晓磊,男,天津人,曹操指定21世纪代言人。 熟读现存关于曹操的所有史料中的每一个字,循着每一条蛛丝马迹,上下求索十余年,终于将1791年前的曹操,从品德到计谋到饮食到着装到大智慧到小毛病到说话的习惯语气,一一烂熟于心!并写出了这本迄今为止最真实、最鲜活、最完整的曹操全传。

    目录
    第一章  曹操的请君入瓮之计/1
    第二章  力排众议,曹操远征乌丸/19
    第三章  张绣郭嘉殒命,曹操连折两员爱将/40
    第四章  狭路相逢,曹军大破乌丸骑兵/57
    第五章  战后整顿,曹操大肆集权,/69
    第六章  罢黜三公,恢复旧制,/90
    第七章  襄助刘琦,刘备暗谋荆州/108
    第八章  曹操称相/129
    第九章  刘表暴毙,荆州归降曹操/149
    第十章  赵云护主,长坂坡之战/170
    第十一章  孙刘联手抗曹/193
    第十二章  赤壁初交锋,曹操大意失利/212
    第十三章  暗布奇兵,周瑜的苦肉计/231
    第十四章  千年经典一役,赤壁之战/258
    第十五章  步步惊心华容道/273
    第十六章  战败总结,曹操追悔莫及/290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建安十一年(公元206年)夏,天下战乱已持续十七载,曾经称雄一时的袁术、吕布、公孙瓒、袁绍相继败亡,打着“奉天子以讨不臣” 旗号的曹操已成为无可辩驳的中原霸主。然而一将功成万骨枯,普天之下刀兵四起血流成河,加之灾害、瘟疫、饥饿,天下户籍人口只剩原先的十分之一,无数生灵湮灭于狼烟之中…… 不过九州之地甚是广大,也有战乱波及不到的角落,幽州右北平郡的徐无山(今河北省遵化市以东,属燕山山脉)便是这样一个地方。此处位于右北平郡与辽西郡的交界,由于中原动乱,东北少数民族乌丸趁机扩张篡夺了辽西郡,所以徐无山实际已是汉胡交界。而就在这片山岭以北还有横亘东西的万里长城。 幽州长城名义上是秦朝修建,但其基础是战国时的燕长城,历史已有四百年以上,如今无人驻守缺乏修葺,大有破败之相。至于衬托它的这片山岭,层峦叠嶂千岩万壑,密林葱郁荆棘丛生,就更显得偏僻寂寥了。若在太平时节谁也不会稀罕这等荒僻之处,可眼下世事纷乱,若投身山林间,反而能找到几分安逸与宁静。尤其盛夏时节,山间清泉哗哗流淌,伴着鸟儿叽叽喳喳的鸣叫,俨然一曲动听的歌儿;山石之上到处是不知名的野花,婀娜多姿芳香四溢,使那一望无垠的险山多了几分温和之感……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群山幽谷中藏着一座村庄,那里阡陌井然,炊烟袅袅,村民过着祥和安宁的日子,与外面的混乱厮杀判若两个世界。 这村庄恰好隐藏在两座大山间,谷口有一道缝隙,故而不易发觉。 村里的农田或在山洼或在山腰,零零碎碎却错落有致。山麓上是整齐的菜畦和果树,谷底则是一大片茅草屋,虽然简陋却井然有序。房合间鸡鸣犬吠孩童嬉闹,村民赶着牛羊穿行其中,甚至还有书声朗朗的学舍——这村庄当然不会是自然造化之功,而是幽州名士田畴率领全族老少在此隐居时花费数年,一点点修葺而成。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幽谷入口和四周山头上藏有岗哨,不少壮丁手拿枪棒时刻戒备,若有贼寇敢来侵扰,小伙子们立刻一拥而上,立时将其废命于乱棍之下。 恰在此时,正有一人骑着小驴自羊肠小路颠颠行来。来者三十多岁,相貌英俊,虽然穿的是粗布衣,头上只有幅巾束发,依旧难掩其出众气质。可能是一路行来走热了,他敞开衣襟露出胸脯,衬着颔下那副飘逸的长须;手里敲着根竹杖,嘴里哼着小曲,再骑着那粉鼻子圆眼的小黑驴——真是逍遥自在。 守村壮丁早望见了,非但没拦,反而迎过去搀他下驴:“邢先生回来啦!您一路辛苦了吧?”那人只是点头微笑,牵着毛驴优哉游哉进了山谷。 此君姓邢名颙(yong)字子昂,河间鄚(mao)县人,早年也曾博览群书,为人端正仁义,被推举为孝廉,家乡父老还赠他一首风谣,唤作“德行堂堂邢子昂”。不过天下纷乱兵戈不休,他便断了仕途之愿,连当朝司徒赵温的征辟都没接受,跟随幽州名士田畴过起了隐居生活,整日以田园花圃为乐。光阴如梭一晃数年,耳闻袁氏衰败曹操兴盛,天下安定有望,邢颐闲散多年的心渐渐耐不住寂寞了,因而出山打探消息。 邢颙一进村立刻引来不少村民,有的询问山外情况,有的问他带回来什么东西,有的捧来水让他解渴,还有些孩子围着小驴嬉闹。邢颐支吾应付几句,掏出几枚胡饼给孩子分了,便挤出人群往村子深处去了。 直走到一座篱笆院前,他把驴栓好,又拍了拍身上的土,直到整理得一丝不苟,这才轻轻推开柴扉:“子泰兄!我回来了!” 他连着呼唤两声,茅屋中转出一位相貌伟岸的隐士来。此人年近四十,身高八尺,膀阔腰圆;一张轮廓分明的宽额大脸,面色黝黑;一副黑褐色的胡须,连鬓络腮;一对炯炯有神的眸子,眼窝深陷,通关鼻、菱角口、大耳朝怀;虽然只穿了件粗麻的灰衣裳,头上也只有枯枝别发,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傲人的贵气。此人见了邢颐不忙开口,先规规矩矩作了个揖——正是曾经的幽州从事田畴田子泰。 田畴就是离此不远右北平郡无终县人士,成名甚早豪富一方,被前任幽州牧刘虞聘为从事,也曾尽心尽力报效朝廷。董卓进京天下大乱,刘虞被朝廷遥尊为大司马,便派田畴去长安觐见天子。当时河朔之地袁绍、黑山交恶,中原有曹操、袁术争锋,遍地狼烟道路不通,田畴就带着表章远涉塞外,历经千辛万苦总算绕道到了长安。待他拒绝了朝廷的赐官返乡时,才发现一切都面目全非了。刘虞已被公孙瓒杀死,残余旧部都投奔袁绍了。他来到刘虞墓前痛哭一番,又被投入监牢,幸亏不少州郡官员向公孙瓒求情,才算保住性命。逃脱囹圄后田畴对天起誓,要为刘虞报仇,率领阖族数百口亲眷遁入徐无山中,开荒种地聚草屯粮,已有十余年。 “兄长近来可好?小弟有满腹之言要对您说……”邢颙看见田畴不再矜持了,恨不得把这次出山的所见所闻一股脑告诉他。但田畴似乎对山外的变化毫不关心,只轻轻道了句:“贤弟辛苦了。” 邢颙滔滔不绝:“小弟已将外间之事打探明白。如今曹操尽收袁氏之地,袁谭、高斡相继授首,崔琰、王修、牵招等人皆已归降。冀州田租每亩仅收四升,士庶无不称颂!咱们幽州部将焦触、张南投降后被封为关内侯,各地县令仍居旧职没有变迁,弃官隐居之人纷纷出仕,就连自称乌丸校尉的阎柔都改为曹操效力啦……” 田畴依旧一脸木然,叫家人备下鸡黍浊酒。两人一对一盏地喝着酒,邢颐侃侃而谈喜形于色;田畴始终不置一语,望着篱笆外面,思绪不知游离何处。 “兄长在听我说话吗?”邢颙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哦?在听……”田畴回过神来。 邢颐这次出山见闻甚多,已有了些打算:“依小弟之见,咱们还是早早弃了这片荒山回乡去吧。”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