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徐州新华书店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文学 > 蔡康永爱情短信(未知的恋人)

      蔡康永爱情短信(未知的恋人)
      蔡康永爱情短信(未知的恋人)
      • 本店售价:¥22.4元
      • 定价:¥29.8元
      • 折扣:75
      • 作者: 蔡康永
      • 出版社: 湖南文艺
      • ISBN: 9787540457815
      • 出版日期: 2012-11-01 第1版2012-11-01 第1次印刷
      • 开本: 32开 页数:217页
      • 库存: 20
    • 购买数量:加入购物车
    •     

    商品详情


    编辑推荐语

    《蔡康永爱情短信(未知的恋人)》由蔡康永著,这是一本让我不知如何开口评价的一本小说。作为编辑,从拿到初稿到编校到看着它下厂。既有不舍又有兴奋。不舍是没机会再好好研读更多遍,兴奋是有成千上百万的人会阅读到这样的好文字。 蔡康永一直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做主持人这样,写小说更是。每个情节都像电影,但当你以为期待中的情境会出现时,它才不会听你的心声,偏是要拐个弯、绕个路让你目瞪口呆。我保证你不会一直坐着来看这本小说的,因为情节会让你坐立不安、让你撕心裂肺,过后还会让你愿意低下头审视自己。这是一场疗愈过后大汗淋漓的痛快与宣泄。但过程却是温暖的! 如果你正在恋人每天被幸福包裹,或者已经失恋正在不知所措,也或者是单身正在憧憬爱情,不访来看这本书,跟着逗点,来一次比坐过山车还刺激、比遭遇外星人还神奇的爱恋。 小说中有个奇怪的长腿男生,他叫鹿头上,他说:恋爱会让我们每个人变得美好。 你要不要来试试?

    内容提要

    《蔡康永爱情短信(未知的恋人)》由蔡康永著:二十岁的她,暗恋太久,难以忍受,终于决定勇敢一次,伸手去捕捉爱!当她用力掀开她恋情的第一页时,也同时掀开了一本再也合不上的书。残酷的命运既特别宠她,又爱嘲弄她。大方地赐给她一场又像恩赐、又像惩罚的初恋。这场初恋,使勇敢的女孩伤痕累累,在她自己舔着伤口,一心想要复原的时候,另一个世界送来了一个只爱吃水果、随便到不同人家去过夜的长腿男生,于是,这个男生就带着满身伤痕的勇敢女孩,展开了一场一拐一拐的、恋人专属的疗愈之旅。 《蔡康永爱情短信(未知的恋人)》适合大众阅读。

    作者简介

    觉得所有宝宝都和他无关,又觉得所有宝宝都和他有关。 有关小时候的事,可参考《痛快日记》。求学的事,可参考《LA流浪记》。交朋友的事,可参考《那些男孩教我的事》。 蔡康永从20世纪到21世纪,渐渐花越来越多时间在电视节目上,电视上的他到底能有多少灵魂,是他很爱嘀咕的事。 蔡康永,抵达地点是台北,离开地点还不知道。

    目录
    第一章  隔着手机看别人恋爱
    第二章  命运改变恋人的座位
    第三章  用我的碎片映射你的完整
    第四章  剩下他们互舔伤口
    第五章  他们打算从自己的回忆逃亡
    第六章  有时想变成孤独的小岛
    第七章  梦是他们暂时的居所
    第八章  青春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出发
    第九章  各自的一人世界
    第十章  用什么来马克初恋的开始
    第十一章  美丽玻璃球里面的空气
    第十二章  谁在追究相恋的理由?
    第十三章  造物者也有好奇的事
    第十四章  每个人心里的破洞
    第十五章  喜悦和痛苦一律不请自来
    第十六章  花朵离枝才知道花季结束
    第十七章  有些贝壳想再看见海
    第十八章  从梦中蔓延出来的火灾
    第十九章  受伤也可能唤醒生命
    第二十章  爱你就会带你认识他的世界
    第二十一章  灵魂会在意哪些事?
    第二十二章  一生可以回到原地几次?
    第二十三章  破洞就是未知世界的入口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黑暗中,手机发出孤单的微光,像一扇小而神秘的窗户,把另一个世界的月光引进来,轻柔地铺在女孩的脸上。 女孩躺在床上,头发缠绕枕边。她看着手机上一个男生的照片,心里却不是甜蜜,而是委屈,她想把照片删除。 这个女孩叫作逗点。逗点这称呼是同学取的,因为女孩每次发短信,都一律用逗点结束。 明明话已说完,该用一个简单明了的句点结束的地方,她都还是习惯用逗点,使得收到短信的人,常常以为她后面还有什么想讲的事,比方说,她说:“晚安,好好睡。”都被她写成:“晚安,好好睡,”让收到的人以为她接着还要说什么,她却早已比对方先睡着了。 这种短信发得多了,同学就决定叫她逗点,给她这种任性使用逗点的癖好贴个小标签。 但逗点在这个深夜,对着手机上的照片,心情却不是期待的逗点,而是坚决的句点。她一下就连续删去三张同一个男生的照片,因为碰到了丢脸的事—— 逗点在地铁偷拍这个男生,结果,这男生竟然出现在逗点打工的餐厅,还认出她来。 事情是这样子的—— 今晚,又是某个所谓情人应该共度的夜晚,逗点照她本分该做的,仍去她打工的那家餐厅上工。这对她来说没什么,反正她没有恋人可以共度,恋爱者只管恋爱,世界仍须运转,依靠的就是他们这样暂栖于青春、长期无恋人的“工蚁”。 工蚁无恋人、无表情,但自有看不见的两根触角在额前咻咻挥动,接收空气中各式恋人们排放的甜或苦。 逗点在打工的餐厅,咻咻挥动触角,端着盘子跑来跑去。她看着盘子里的菜摆成心形,成双成对,她偷吸一口气,想闻闻看那是否就是爱情的香味,但闻到的无非只是煎鹅肝或黑松露,是钱,但不知是不是爱。 穿着餐厅制服的逗点,长发盘起,下巴的线条柔和中隐藏一点点个性,鼻尖微翘,脸白白的,有点黑眼圈,没笑,可能因为跑进跑出腿快抽筋了,但唇形本身带着笑意,所以看起来也不像是在生气,比较接近孩童的坚毅。 她快步把菜送到第十七桌。帮客人把盘子放正的那一瞬,她的触角收到一丝“糟糕”的信号:第十七桌的男客人,是她搭地铁时偷拍过三四次的那个不认识的男生。她有点慌,祈祷那男生以往并不曾注意过自己,也就不会指认自己。她避开男生的目光,打算默默溜走,没有想到,和那男生同桌的女生却开口了—— “我男朋友说你在地铁上用手机偷偷拍过他,好几次……” 那男生有点被吓到,忙伸手阻止女友再多说,刀叉掉落,砸在餐盘上,好大声。逗点慌乱中觉得那刀叉好像就砸在自己头上,眼前冒了两颗金星,慌忙拿起盘子,逃离那桌。逃了两步,发现不该把客人还没吃的菜端走,又冲回去把盘子放回桌上,才再次逃走。 接下来,她当然没有勇气再靠近十七桌,只好拜托同事帮忙。这就是她的今晚,在小型的羞耻里度过。 逗点奔忙一晚,总算回到家里。她回家路上看着沿路的爱情节庆装饰,心里感叹:这些节日啊,都像跷跷板一样,把一端的人捧得高高的,好像要摸星星,另一端的人就落得好低好低,低到吃土。 现在夜深了,脚酸、肩膀也酸的她躺在床上,觉得自己很窝囊。她对着那几张偷拍的照片默念着:“我其实不是拍你……我拍你,是因为你真的长得好像我喜欢的那个男生……”她把那几张照片都删了,也删掉了这次丢脸的事迹。 删去照片以后,她习惯性地继续用手机上网,随意地逛逛。很多人在网络上讲他们今晚的甜蜜时光,也有很多人追忆他们谈过的恋爱,把和往日恋人的合照发了一张又一张。逗点躺在黑暗中,面对着手机这一扇小小的窗户——她感觉这扇窗太小了,她钻不进去。 “我的初恋啊,你会在哪一天?用什么方式?搭乘谁的翅膀?降落在我的人生?”她模糊地在脑中触摸着泡沫般浮出水面的一个一个问号,睡着了。 逗点睡觉的房间是租的,同一户还住了另一个女生,叫作登登。 登登快三十岁,毕业好几年了,在动物园当饲育员。她赚的薪水比逗点多,付的租金较多,所以用大的房间,也比较常用客厅。 登登的身材处于J陕要被别人称为胖子的悬崖上,也就是说,再多往前迈一步,就会果断地被别人称呼为胖子了。这表示她对正式成为胖子这件事,心中还是有装警铃的。 登登的五官都比逗点的再“扎实”一些,洋溢着斗志与热情。 可能是因为在动物园工作的关系,登登对人直率,有话就问。可以想象,一个人,如果每天都要探查骆驼到底怀孕没,企鹅为什么胃口变差了;还要阻止猴子抢食手边的饲料,又要在替黑熊清洁房间时,防止自己被黑熊吃掉——过着这样生活的人,拥有直来直往的个性,应该很理直气壮。 “我胖了没?你看我最近胖了没?”登登吃泡面或爆米花时,如果不经意和逗点目光碰到,就会揪住逗点的领口,像流氓般逼问。这时,逗点就会笑着回答“完全没胖”之类的场面话。然后两个人互相掐捏对方腰间的肉,逼问着:“那这是什么?孤单寂莫的人难道不应该瘦一点吗?啊?”然后两人闹成一团。 登登虽然比逗点年纪大了一截,但她也是无恋人状态,而且她告诉了逗点,不是“一时无恋人状态”,而是“一直无恋人状态”。 所以这两个住在一起的女生,聊天时不免常对爱情这件事发表意见,也很关切明星之间闪亮的悲欢离合,不但希望郎才女貌,同时也希望那些遥远的爱情故事里,会示范体谅、忠贞、浪漫,甚至是正义。那心情,类似于虽然自己从不打球、跳水、玩单双杠,但非常关切那些打球、跳水、玩单双杠的选手可曾受伤、可曾累到哭、可曾动不了、可曾得金牌? 不过,逗点从来没有向登登透露过,她正在偷偷迷恋他们学校的一个男生。 逗点也不是故意瞒着登登,而是她还没搞清楚自己这份暗恋的成分是什么?是只因为想要恋爱了,就找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给他脖子上挂上“恋人”的牌子?还是她从未启动的恋人雷达,终于真的在茫茫人海中,侦测到了那个值得她宣布动工的人? 逗点想要等自己再搞清楚一点,才告诉登登,她有点怕登登过早展开生火、加油、添柴,搞乱她的头脑或心情。 不过这个暗恋还真有点不祥。逗点只是因为从来没机会拍到她暗恋的这个男生的照片,才会一时兴起,在地铁上随便拍了一个长得相似的男生,结果出了丑,看来恋爱这事果然有一定的危险啊。 这天由餐厅收工回家,她心情明显低落,同住的登登当然察觉到她有状况。登登问了,但逗点没说什么,于是登登决定一本她豪迈的作风,拉她出去散散心。 凌晨四点,昏昏沉沉的逗点听见敲房门的声音。她四脚着地,爬着去开了房门。登登站在门框中间,背后还有光晕,居高临下,看着她说:“走吧,我带你去动物园看日出!” 黎明前,动物园里那些过度人工化的装置,假山洞、假树干的,竟然都朦胧地展现出一丝世界刚开始时,没什么好担心的原始气派。这可能就是登登觉得来动物园看日出,可以舒解生活中小疙瘩的原因之一吧。 长颈鹿已经醒了,三四只地聚在一起,出神地望着天边。天边隐约能看见有一小群鸟飞过。 逗点脸上露出了微笑:“好安静,好美。” “走,我们去看河马。”登登拉着逗点大步走,一路惊醒了猴子和土狼。 到了围栏边,登登轻轻地拿出了钥匙,打开栏门,小步地移到几块大石边,拉逗点一起坐下。 逗点看了看四周,什么都没看到。她很小声地问:“河马呢?” 登登指指她们眼前的一大片水池。逗点困惑地望着水池的表面,水面微微映射出一点天光。她听到一些咕噜咕噜的声音,眯起眼睛,看见一些小光点浮出了水面。她很惊讶,看看登登。登登笑着点点头。逗点看回水面,水上那些小光点是河马的眼睛。几只河马只把鼻孔、耳朵和眼睛浮出了水面,静静望着岸边的两个女生。 就在这样的对望之中,天渐渐亮了。 P00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