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徐州新华书店

商品分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艺术 > 新青瓷之窑变

      新青瓷之窑变
      新青瓷之窑变
      • 本店售价:¥29.9元
      • 定价:¥39.8元
      • 折扣:75
      • 作者: 浮石
      • 出版社: 新世界
      • ISBN: 9787510430008
      • 出版日期: 2012-07-01 第1版2012-07-01 第1次印刷
      • 库存: 15
    • 购买数量:加入购物车
    •     

    商品详情


    编辑推荐语

    浮石编著的《新青瓷之窑变》为畅销书《新青瓷之秘色》续集。著名作家浮石六年时间写作的大长篇,为其迄今为止用心最深的一部小说。一部官商博弈指导手册,一本现身说法讲关系用关系的教科书……本书真实地反应了生活中处处有棋局或赌局的现实,夫妻关系、亲戚关系、情侣关系、同行关系、官商关系,因为互相渗透、纠缠以及因为利益的勾联而呈现出错综复杂的层次与曲径通幽的深遂,既跌宕起伏又波谲云诡,既有人性善恶道义正邪的博弈,也有战术技能的优劣高下之争。

    内容提要

    浮石编著的《新青瓷之窑变》内容承接上一部新青瓷之《秘色》。徐艺巧妙地利用了岳父副市长周运年的影响,促使法院决定以他的公司为主,张仲平的公司为辅拍卖胜利大厦,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志得意满的徐艺又盯上了更大的项目——香水河国营物资公司一块地的拍卖,与张仲平斗法,并勾搭上了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一把手颜若水的小姨子祁雨为其出力。周运年在郊县县长任上的案件被人翻了出来,惊恐惭愧下他想以死来抵罪,被江小璐劝阻。大地震爆发,周运年自动请缨带队奔赴救灾前线,被石头砸中,成了植物人。失去靠山的徐艺受到法院执行局鲁冰的冷遇,变得极端疯狂,不择手段陷害正在与鲁冰竞争副院长一职的法院民二庭庭长丛林,希望讨好鲁冰,结果弄巧成拙。徐艺把希望全都压在了祁雨身上,大搞权钱色潜规则,结果却出人意料。张仲平与曾真的爱情被妻子唐雯发现,而唐雯被查出得了癌症,在生意和感情上都遭遇到了巨大困难的时候,张仲平超人的智慧起到了作用……《新青瓷之窑变》将官场关系、官商关系、男女关系分析解剖得淋漓尽致,让人读后大呼过瘾。

    目录
      
    
    前言

    浮石兄的《新青瓷之窑变》即将付梓,嘱我写序。 按说,弄文之人,写数千字的序,不算大事,洋洋数十万言都能写得从容不迫,何惧一篇千字文?事实却是,我最惧的,正是短文。这就如一美女身上有瑕疵,若穿了长衣长裤,瑕疵就盖过了,若是弄个齐某小短裙之类,那就不是盖而是宣示。 说话哕唆抓不住重点,是我的最大毛病。浮石兄的《新青瓷之秘色》出版时,我不知天高地厚,滥竽充了一回洋数,结果下笔数千言。书出来,别说读者看着会叫累,我自己都觉得累。这位老兄也不知为什么老和我过不去,新书付梓,又盯上了我,一定要我再苦役一把。上次是《浮石印象》了一回,尽管拉拉杂杂,总算糊弄过去了,这次不可能再来个《浮右印象之二》,头大之余,只有一条路,捧着书稿苦读数日。 掩卷之时,让我惊叹的是处说主结构的两个人物设置:张仲平和徐艺。 正是张仲平和徐艺这两个人物,构成了浮石《新青瓷》的主体矛盾,中突。也正是这处冲突,使得整部小说起伏跌宕,扣人心弦。 徐艺是张仲平的姻甥,张仲平是徐艺的姨父。徐艺是孤儿,由张仲平和唐雯夫妇养大,因此,张仲平和徐艺的有关系,接近于养父和养子的有关系。女记者曾真是徐艺的大学同学,也是徐艺多年暗恋的女人。最终,曾真却投进了张仲平的怀抱,做了情人。于是,张仲平和徐艺,又实际算是情敌。徐艺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姨父身边工作,成为姨父的得力助手。后来,徐艺自立山头,同样开起拍卖行,和姨父张仲平抢生意。他们的有关系,便又多了一层,职场对手。 除了这些表层的关系之外,其实还有更深层或者更为隐喻的关系。 张仲平和徐艺,就像镜面人,他们互为镜子的两面,有诸多相似之处。可这面镜子,显然不是普通的镜子,而是哈哈镜,两人身上,又有许多截然不同之处。 一个人的成功程度,显然与他对人情的把握程度相关。或者换一种方式说,所谓细节决定成败,而细节的把握,只在乎一个人对世事人情的精确拿捏和准确应对。成功和失败的区别,并不在于你做没做,而在于你想没想到,做没做到位。 张仲平就是这样一个时刻准备着的人,他的每一根神经,都进入了高度的准备状态,这种准备,甚至不是一种临时的自我提醒,而是一种自觉,一种生活状态,因为娴熟圆滑而游刃有余。 张仲平因为胜利大厦的拍卖生意去香水河投资担保公司找颜若水,在地下停车场停车的时候,见到两辆检察院的汽车,立即联想到,香水河投资担保公司可能出事了。换了别人,大概不会这么敏感,别说不这么敏感,张仲平说明了自己的怀疑,让徐艺盯着,徐艺却将这件事干砸了。 徐艺师承张仲平,本来很有希望成为其衣钵传人,只可惜他过于急功尽利,因道行尚浅、时运不济,在未能充分利用巨大的社会关系资源时,错拿了人性恶这一伤人害己之利器。 张仲平和徐艺,又互为尺子,彼此能够量出对方,自然也显示了自己。 张仲平办事,滴水不漏,极其敏锐和严谨,这得益于他的思考到位,以及对人情的精到把握。比如他和徐艺共同拍卖胜利大厦,徐艺想玩花招,通过龚大鹏找一帮人来闹事。由于考虑不周,场面一度失控,始作俑者徐艺束手无策,却又不敢认错。张仲平凭借一番逻辑推理,得出准确判断:此事系徐艺所为,而替徐艺出头的是建筑商龚大鹏。要解决此事,必须找到龚大鹏。张仲平找龚大鹏不用自己的手机,而是用徐艺办公室的电话。一个小小的细节,说明了此人考虑问题,步步缜密。 如果徐艺仅仅是办事毛糙,急功近利,办事缺乏计划和条理,那还只是成长的过错,时间能够弥补这种不足。假以时日,多加历练,成熟之路虽然漫长,却也并非遥不可及。从这种意义上说,张仲平和徐艺,似乎也呈现出一种过去和未来的关系。 然而,徐艺身上,有张仲平诸多过去的影子,而张仲平,又绝对不可能是徐艺的未来。或者说,张仲平原本可以成为徐艺的未来,只不过,一个致命的弱点,必然地将徐艺导向了人生的歧路。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唐雯急急忙忙冲到张仲平车子旁边,发现他那边的车门被撞得凹陷进去,都已经打不开了。她打开副驾驶这边的车门,提醒他赶紧熄火,连拉带拽地帮着他从车子里出来了,围着他前后上下左右看看,见人没受伤,忍不住埋怨说,你这是怎么啦?张仲平挠挠头,又向唐雯摇了摇手,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这时,写字楼的当班保安也冲过来,问道:“怎么啦,你撞人家车了?” 张仲平连忙说是是是,全是我的责任。这是我的身份证,我是二十一楼3D拍卖公司的,我得去办点事,得赶快走。这是我太太,她不走,车也不走,都留在这里。你联系车主,该怎么赔我们怎么赔,好吧? 保安说好吧,开了对讲机,哇里哇啦地跟他的领导汇报。 张仲平把车钥匙递给唐雯,说你先把钥匙拿着,赶紧打电话给保险公司,处理完之后联系修理厂修车,我得走了。张仲平假装走到街边去拦车,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了似的走回到唐雯身边,说你还是把公司的钥匙给我吧,我不知道等下还要不要回办公室取文件。 唐雯把一直在手里拿着的公司的钥匙递给了他。 张仲平觉得自己挺阴险的,但他使出这一招也是事出无奈,否则,让唐雯开门进到办公室,看到曾真醉醺醺地躺在自己平时午睡的床上,他如何解释得清楚? 张仲平行色匆匆地赶到青瓷茶会所,直奔祁雨办公室。 因为已经是老熟人了,祁雨并不跟他过多客套,只问他大堂里的那件青瓷莲花尊看到了没有,是不是还不错。 这种问题就像是师生共同作弊,答案是准备好了的,张仲平点点头,说真是好东西。 祁雨说:“不瞒你说,已经有好几个人在问价哩。不过,姐夫说这东西跟你有缘,不用管别人,就给你留着。” 张仲平继续配合着演戏,说:“是是是,我从内心里感谢颜总。祁老板你放心,这东西我要定了。你看我们是不是把定金的事商量着定下来?你说个数,我也好准备准备。” 祁雨说:“照道理来讲,这定金嘛,也就表示一下双方的买卖诚意,有个意思就行了。” 张仲平说:“对对对,祁老板是做大买卖的人,知道套路。但是,话是这么说,也还是要请祁老板具体说个数才好呀。” 祁雨笑笑,朝张仲平竖起一根手指头,说:“要不,你给个整数就行了。” 张仲平心里一愣。 定金一百万本来在他的心理承受范围以内,但上午出了徐艺借钱的事以后,他有点犹豫了。因为公司账上也就留了一百万多一点点,全付了,他就没有了腾挪的余地。想到这里,张仲平冲祁雨笑笑,伸出一只手,把它摊到祁雨面前,道:“我觉得,这个……应该足以体现我的诚意了。” 祁雨也一笑,再次朝张仲平竖起一根手指头,道:“我觉得,这个… …更能体现你的决心,嗯哼?” 这算是张仲平第一次跟祁雨打生意上的交道,他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是机敏、聪慧而且犀利。但关键的问题是,他不知道这是她的意思还是颜若水的意思。 就在张仲平犹豫间,祁雨道:“张总是不是还需要再考虑一下?” 再考虑什么?是再考虑做不做这笔生意,还是再考虑付多少定金?这话绵里藏针,意味着已经把张仲平讨价还价的余地一下子全堵死了。他心里有点不爽,脸上却不敢有丝毫的流露,反而又是一笑,忙道:“不用再考虑了,一切听颜总的。” 祁雨说:“张总你错了,这是你我之间的事,跟颜总没什么关系。” 张仲平点头道:“对对对,那我就听祁老板的。请容我稍微准备一下,行吗?” 祁雨说:“行。” 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