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徐州新华书店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新青瓷之秘色

      新青瓷之秘色
      新青瓷之秘色
      • 本店售价:¥27.6元
      • 定价:¥36.8元
      • 折扣:75
      • 作者: 浮石 
      • 出版社: 新世界出版社
      • ISBN: 9787510420603
      • 出版日期: 201205
      • 库存: 20
    • 购买数量:加入购物车
    •     

    商品详情


    编辑推荐语

    浮石成名作《青瓷》创造百万册销售神话,浮石编著的《新青瓷之秘色》再起风云,新青瓷,新小说,全新架构,全新故事,全新领悟,六年时间写作的大长篇,为浮石迄今为止用心最深的一部小说,官商关系、男女关系……一部官商博弈指导手册,一本现身说法讲关系用关系的教科书,2012年度电视大剧《青瓷》真正原作小说,王志文、张国立主演,赵宝刚监制,2012年4月30日在湖南卫视黄金时间首播,首映礼上大牌明星云集,人手一本此书助力宣传,小说内容与剧情合而不同,更多猛料和惊喜,给你带来不一样的精神享受,结尾尤其出乎意料……黄晓阳作序!王跃文、黄晓阳、肖仁福、阎真等好友联袂推荐,共同助力,出版单位超强广告宣传投入,纸媒、网媒、电视媒体全面铺开,共同打造2012年度第一畅销书。

    内容提要

    浮石编著的《新青瓷之秘色》内容介绍:拍卖公司总经理张仲平是一个善于经营各种官商关系的高手,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他良知尚存,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且颇有家庭责任感。在承揽胜利大厦拍卖业务的过程中,不仅面临着妻子唐雯外甥徐艺自立门户的挑战,而且遭遇了徐艺的同学与暗恋对象、电视台记者曾真的激情。一方面要阻止一心想一夜暴富的徐艺剑走偏锋、不守规矩的行为,一方面要在妻子唐雯与红颜知己曾真两个聪明犀利的女人之中寻找平衡并尽量减少对她们的感情伤害,在错综复杂的官商关系和险象环生的矛盾冲突中,张仲平何去何从,他还能坚守住自己吗?一起来翻阅《新青瓷之秘色》吧!

    作者简介

    浮石,真名胡刚,毕业于湘潭大学哲学系的湖南人。1992年赶时髦下海经商,后创办某拍卖公司,任法人,生意一度做得风生水起,在极短时间内积累了近千万财富。2003年底,所在省份出一大案,涉及到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等数十名法官。我也成为一竹竿扫过来被竿梢绊倒的人,“法人”差点成了“被法办的人”,在“里面”闲得无事,动笔写作,所创《青瓷》竟获“全国优秀畅销图书奖”殊荣,自己居然也成了当代财经小说的代表人物。本人不抽烟、不喝酒,只好“色”,所以,为自己一生已写和准备写的“青红皂白”系列小说,取名《青瓷》《红袖》《皂之恋》《白即白》。希望与所有购买正版图书的人成为朋友。

    目录
     
    
    前言

    每一个成名的作家在读者的心中,都有一部带有他明显记号的作品,譬如王跃文的《国画》,再譬如浮石的《青瓷》。这种品牌记忆对于他们来说,既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我就听过不少人说。《青瓷》在描写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方面,已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即便是浮石自己也很难。所以,当他的这两部新作,《新青瓷之秘色》和《新青瓷之窑变》面世时,我在惊讶之余,也是有所担忧的。 惊讶的是,浮石不但是想要超越自己所创造的经典,而且是通过这种推倒重来的方式。担忧的是,这样做的难度很大,成功的概率很小。说白了,这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因此,我们常常看到很多名家名作的修订版、图文版、点评版…… 但没有见过浮石这样举重若重、甘愿花上六年大好时光打磨的重写版,这实在是与商人出身的浮石锱铢必较的思维习惯与行为方式不符。 重写,或者是对自己的否定,或者是因为对作品无与伦比的驾驭能力,已经到了武侠小说中常说的那种“心中有剑,一切皆可为剑”的地步。前者需要勇气,后者需要强大的自信。 也许浮石写这两部《新青瓷》的初衷是被逼无奈。因为审查的严格,以他原作《青瓷》来拍摄电视剧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他不得不改弦易张,重起炉灶。 可正是这种逼迫反而激发了他深不可测的创作潜力和澎湃的创作激情。在阅读完他的这两部《新青瓷》后,我的担忧已经全部变成了佩服。我必须承认,他是成功的,他为自己又耸立起了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 如果在一定程度上说,浮石原《青瓷》算是一种本色写作,多少沾了他亲身经历的那些坎坷的光的话,那么这两部《新青瓷》已经使他从“偶像派”迅速成为了 “演技派”或“实力派”。在经历了出狱、成名的起伏、沉淀之后,浮石的小说不再是去血淋淋地揭露人性的伤疤,去激愤地展现各种龌龊的关系交易,不再像以前某些评论批评的那样“赤裸裸地教男人或女人去学坏”,而是变得更加从容,圆通,字里行间蕴含着一种凤凰涅槃之后的人性光辉。 两部《新青瓷》,洋洋七十余万字,给我们构建了一个更为庞大、复杂的关系网络和情感世界。浮石仍然在给我们讲他的“中国式关系学”,官商关系、男女关系,各种复杂的社会人际关系,只是不再像原来那样语调平缓、声色不露,而是更加乐意展示他的十八般武艺,以使情节更为精彩、刺激、悬念十足;以使故事发展的脉络更加跌宕起伏、层次丰富;以使人物更加形象丰满、价值多元。而且,《新青瓷》中的许多人物较原《青瓷》来说是颠覆性的,具有更多美好的情感和善良的人性。如果说原《青瓷》侧重于原生态地、浑沌地、不置可否地表达与展示现代都市人如何升官发财、男欢女爱,展示的是社会中大行其道的潜规则把人挟裹前行的力量,表现的是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物在现实社会中的挣扎与沉沦的话,到了《新青瓷》,则给如何升官发财、男欢女爱设立了不同的谱系,有了对与错、是与非的明确分界。浮石着力表现的是他们的坚守。 是的,在每一个人的内心,善与恶、美与丑、法与理、欲望与理智、恐惧与贪婪、升华与沉沦、天使与恶魔,不仅真实地存在着,而且无时不刻不在纠缠着、博弈着,尽管身受诱惑,也曾误入歧途,甚至于不得不顺从于骨感的现实,但是,我们仍然可以自我救赎,它所展示的正是人间正道是苍桑。《新青瓷》的地气接得如此之丰厚与饱满,以至读者无不感受到被强烈的生活气息所挟裹,从而关照自己的生活。至少对我来说,这不仅是一次全新的、充满挑战的、非常愉快的阅读体验,更是一次鲜见的灵魂的对话与洗礼。我会不由自主地拿现在的张仲平跟过去的张仲平,现在的曾真与过去的曾真做比较,我更会经常混淆了自己与书中人物的界限。跟随着浮石一起体验和思考着丰富多彩的别样人生。我不得不承认,浮石令人信服地揭示了人性的复杂多变,以及生活轨迹的不可把控。无论书中的人物,还是现实生活中的你我他,在利益驱动、规则模糊、道德失灵的当下,好或者坏都是相对的,随时都有可能转化。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往往就在一念之间。你也许知道你要什么,你为之努力、奋斗、拼博、殚精竭虑。可你得到的未必就是什么。你种下的是龙蛋完全可能收获的只是跳蚤。反过来说,你的坚守却可能守得云开见日出。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新青瓷》还是官场文学与财经小说,但因为浮石敢于直面浑沌的人性,因而轻松地超越了为官求财的术业表象,使他的小说同时具备了一种清新而厚重的力量,必将成为文学界令人振奋的气象。 或许会有很多读者在读完这两部《新青瓷》后并不同意我的看法,浮石的小说从来就不缺乏争议性。“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读者心中,或许对浮石的小说也有一千种意见。这恰恰是浮石小说的魅力所在。但我可以保证,不管你从浮石的小说中体会到了什么,领悟到了什么,都将是一笔受益终生的财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张仲平一大早就和徐艺出了家门。徐艺身兼双职,既是他的助理,也是他老婆唐雯的外甥。下楼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徐艺背着一个大旅行袋走在前面,样子有点怪异。也许并不怪异,只是张仲平知道那里面装的是五十万现金而感觉有点特别罢了。 一阵低音马达的轰鸣,车库卷闸门被打开了,露出两辆轿车,一辆银灰色奔驰,一辆黑色桑塔娜。张仲平把车钥匙递给徐艺,让徐艺开他的车。徐艺接过,把旅行袋放进大奔的尾箱里,“啪”地一声关上,又往上拉了拉,确定已经关严,这才拍了拍手,对张仲平说:“姨父,左达已经是个输得精光的赌徒,这五十万说是借,可他能还得上吗?我看难,不,几乎不可能,别的拍卖公司可都不敢借啊。 ” 张仲平望着徐艺一笑,道:“那不正好吗?别的公司不敢和他来神,意味着咱们在胜利大厦这单业务上已经把别的对手排除在外了。这钱,说是借给左达,其实也就是给他一个尊重、一个台阶。我没指望他能还上。当然,我们也不是做慈善,是拿这钱换他手里的拍卖推荐函,懂了吗?” “我知道,可是……” 徐艺还要说什么,被张仲平抬手制止了。 张仲平是3D拍卖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拍卖公司是怎么做生意的?简单地说,就是中间商,先从委托方那儿拿业务,然后把它卖给客户。不过,他们赚的不是差价,而是佣金,而且佣金不低,行规是买卖双方各百分之五。打个比方,如果成交价是一百万,他们赚十万,如果成交价是一千万,他们赚一百万,如果成交价是一个亿,他们赚一千万,依此类推。按照规定,胜利大厦这单业务得由南区法院下委托,但如果有案件双方当事人的拍卖推荐函,南区法院那边只要履行一下手续就行了。而刚才提到的左达,正是胜利大厦的当事人之一,过去的开发商,现在的被执行人。 就在徐艺要把车子发动开车出库的时候,张仲平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让徐艺等一等。 徐艺问:“怎么啦,姨父?” 张仲平说:“差点忘了一件大事。今天是你姨妈的生日,我忘了祝她生日快乐。” “我可没忘,旱几天我就把礼物准备好了,而且,昨天我就订好了蛋糕。”徐艺一笑,得意地朝张仲平挤了挤眼睛。 “为什么不提醒我,想看我笑话?悬,好悬啦。徐艺,我跟你说呀,别的事可以忘记,老婆的生日。千万不能忘记,否则,后果会很严重。你今后找了女朋友,结了婚,要把这个当头等大事。” “嗯。” 徐艺见张仲平上了楼,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夹层有一张女孩子的照片,他望着那张照片咧嘴一笑,忍不住亲了一下。 今天,他像张仲平一样兴奋,实际上,胜利大厦的业务一直是他在跟,如果一切顺利,这单业务做下来,公司可以赚五六百万,至于他的提成,公司有规定,他知道张仲平不会亏待他。当然,这里的前提是一切顺利,万……·只要一想到万一,徐艺便多少有点紧张。他在感到紧张的时候,总是忍不住要看看他女朋友的照片,好像能够以此获得某种力量。噢,准确地说,到今天为止,那还不是他真正的女朋友,只是他的暗恋对象,他一直想找个机会向她表白。这单生意做成了,也许就能让他下定决心。 刚才,留在家里的唐雯多少有点失落。还好,张仲平很快返身上了楼,一边搂着她一边说了祝贺的话,她的一颗心这才放回原处。张仲平提醒她中午十二点半在枫叶咖啡厅共进午餐,让她千万别忘了。 她当然不会忘,二十多年了,她的每个生日都是这么过的。 张仲平临别之时说:“哦,对了,今天我的事特多,我可能没时间来接你。你直接过去吧。”说完就要转身下楼。P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