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徐州新华书店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文学 > 宫非宫

      宫非宫
      宫非宫
      • 本店售价:¥24.0元
      • 定价:¥32.0元
      • 折扣:75
      • 作者: 胡嘉乐
      • 出版社: 金城
      • ISBN: 9787515503240
      • 出版日期: 2012.02
      • 开本: 16开
      • 版次: 1
      • 印张: 平装
      • 字数: 暂无
      • 库存: 3
    • 购买数量:加入购物车
    •     

    商品详情


    编辑推荐

      百万册畅销书《青瓷》《红袖》作者、著名作家浮石女儿,继明晓溪之后80后旗帜性才女胡嘉乐标志性力作
      不一样的奇幻穿越,不一样的情感体验
      融《梦回大清》的清新幽默与《宫》的唯美时尚于一体
      网络人气爆红之作,两周点击量超千万

    内容简介

      她被一锅铲拍晕从21世纪回到自己迷一样的前世:她中了“驱魂罗刹”,成了一个失去了记忆的人。她的记忆恢复在两个男人间展开——一个是紫兴国的年轻皇上,一个是蓝缤国的公子。三个人之间上演了一场如泣如诉的爱情故事。
      她美貌如花,娇羞可人。她本是母亲为了下蛊复仇的一枚棋子,七岁时,被送进宫中,让她接近将要继承皇位的紫沐宸。幼年性格孤僻的紫沐辰无法自拔地爱上这个女孩,于是两个人相依为命。紫沐宸对她疼爱有加,并为了她放弃了皇位,然而当她的身世被揭开时,紫沐宸决然离她而去。蓝子轩也是从小就喜欢上了她,并多年如一日地痴情不悔,即使在紫沐辰弃她而去时依然不改初衷地爱着她。在她山上学医后苦等三年,并冒着危险将她接到蓝缤国。为了她蓝子轩在皇位的继承中屡屡受挫,得知此事后她心存感激,并以自我牺牲成全了蓝子轩。尽管母亲的阴谋成为众矢之的,但她一直保持着一颗纯真向善、乐观向上的心。回到紫兴国才偶然得知,在她困顿时那个暗中保护她的人正是紫沐辰,于是她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寻找紫沐辰的路……

    作者简介

      胡嘉乐,女。80末生人。不时自恋,却也经常自嘲。遇自己之能事非常自负,不尽如人意之时偶尔自卑。从小贯彻的教育是自食其力,平时喜欢自娱自乐。虽然很老套,却还是爱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开车去吧。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第一部 
      就在我为自己的第十三次相亲再次因意外而失败消极沮丧的时候,一个穿着跟现代社会很不和谐的妇女瞬间窜到了我面前。她的打扮明显是为了将人的联想往灵异方面引导,黑色的带帽袍子遮住了她的头发,脸上画满奇怪的图腾,几串狼牙的项链歪歪扭扭地挂在她的脖子上。还不待我说话,她瞬间抓住我的左手说:“姑娘要不要做一次摸骨算命?”
      我以前从来不信这种东西,但是最近我不止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从小就被什么损姻缘的小鬼纠缠上了,至今快30岁的年龄居然连一次恋爱经验都没有。想来我还一直觉得自己很优秀,长得水灵,人也乐观,老老实实,本本分分,除了平时稍微好吃懒做一点。于是我怀疑对自己的审美不客观,但是身边很多同性朋友都真情疾呼我绝对是个有魅力的可爱小女人。但眼看我快成可爱老女人了,居然还是没有一个男人发现我的魅力!于是,刻意去相亲,好死乞白赖准备用尽浑身解数促成一桩婚事,没想到连续相亲十三次,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居然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难道我真的就是孤老命?豁出去用迷信解释给自己一个答案好了,我大义凛然地对那神婆说:“你摸吧!”
        神婆摸摸我的手指,又摸摸我的手掌,表情严肃得让我很忐忑。我看她半天不给结论便有点警惕地问:“不会是给完钱你才会说什么吧?”神婆不屑地刮我一个白眼说:“不要拿钱财那种身外之物来羞辱我。”然后她继续表情严肃地用她那双不太柔和的手摩挲起我的左掌来,“前世没有完成的情缘,会纠缠到后世来的。你现在的灵魂不该屈居在你现在的肉体里。”我有点懵地分析她的话:“你的意思是我的肉体和灵魂不匹配?”她慎重地点点头:“你前世强烈的命运牵绊还没有完成,所以你的灵魂还匹配不了今世的肉体。”
      我沉默两分钟之后有点不屑地问道:“不会是在这里引诱我穿越吧。”神婆突然眼睛放光,说道:“正是!”我更加不屑地说:“前几日我有一个朋友刚刚穿走,这几日另一个同学正在准备穿越,那我是不是有机会跟他组个团一起穿去哪里玩玩,还可以有一个照应啊?”神婆自动屏蔽掉我的废话说道:“爱恨情仇或许都是大同小异,但每个人的命理不同,遇见的对象不同;做的事情或许不过都是吃喝住行,但每个人处理事情的态度不同,难道唯一的你真的不想回去看看你唯一的命理到底是什么脉络走向吗?”
      唯一的命理?唯一的我牵绊住的是唯一的谁呢?
      我还沉醉在思绪中的时候,神婆有点不耐烦地问:“你想好了没有?”我诧异地问:“如果想好了现在就能穿?”神婆骄傲地说:“那当然!”我感叹:“真神奇!”神婆不以为然地说:“现在穿越产业遍地生花,我只有保证了高效高速的穿越模式才能保证自己成为这个产业的精英嘛!”我再次感叹说:“哇!那你留个电话,下次我同学要穿越了联系你啊。”神婆无语地翻翻白眼,咬牙切齿地说:“你到底……穿不穿?”我屏气凝神地说:“好吧,那来吧……”
      话音刚落,只见神婆从背后掏出一个平底铁锅对着我的脑袋毫不留情地劈来,我甚至都没有听见自己喊叫就扎扎实实地坠入一片黑暗中,然后整个肉体和精神在黑暗中第一次达到难得的和谐统一……疼!巨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