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徐州新华书店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教育 > 文化、科学、教育、体育 > 文化、科学、教育、体育 > 暴风雨的记忆-1965~1970年的北京四中

      暴风雨的记忆-1965~1970年的北京四中
      暴风雨的记忆-1965~1970年的北京四中
      • 本店售价:¥27.0元
      • 定价:¥36.0元
      • 折扣:75
      • 作者: 北岛
      • 出版社: 三联书店
      • ISBN: 9787108040107
      • 出版日期: 2012.03
      • 开本: 32开
      • 版次: 1
      • 印张: 平装
      • 字数: 暂无
      • 库存: 暂时缺货
    • 购买数量:加入购物车
    •     

    商品详情


    内容简介

      这是三联书店2012年3月即将出版的一部力作。本书讲述了一段铭心刻骨、悲喜交加,曾令一代人难以忘却的记忆,本书名为《暴风雨的记忆》也更好的印证了这个事实。本书集中了十八位作者,以北京四中这所全国知名重点高中为背景,采用叙述的形式将1966年——1970年“文革”期间在北京四中发生的历史,真实的揭示给广大读者。每位作者都从自己独特的角度,运用自己的独到的叙事方式,给世人还原了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通篇文字顺畅,生动真实,可以让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

      让我读者这本书,一同去体验那段暴风雨般的记忆吧……

    作者简介

      1. 北岛——赵振开,笔名北岛,北京四中六八届高一(五)班学生。一九六九年被分配到北京第六建筑公司当工人,后做编辑及自由撰稿人。一九七八年底他和朋友创办文学杂志《今天》,一直担任主编至今。自一九八七年起在欧美居住并任教。作品被译成三十多种文字,获得多种国际文学奖和荣誉。目前在香港定居,在香港中文大学教书。
      2. 曹一凡——北京四中一九六八届高一(五)班学生。一九四九年生于四川成都,在北京成长。一九六五年考入四中。一九七一年八月分配工作,做烧火工,先后做技术员、工程师、总工程师、有专利成果若干。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工作与生活变动,此后在中关村经营电子科技公司
      3. 黄其煦——笔名维一,北京四中一九六六届初三(一)班学生。一九六九年先赴内蒙古阿荣旗农村挑水种庄稼,后去云南西双版纳农场砍树栽橡胶。一九七二年回京闭门读书。一九七六年到北京故宫博物院看大门。“文革”结束后,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习,后到德国科隆大学继续研读。一九八九年后,至美国哈佛大学及德国法拉克福大学访学。现任职美国联邦储备银行。

    目录


    似水流年
    昨夜星辰昨夜风 
    青春剑
    “社教运动”与我
    四中往事 
    我的“红色记忆”
    亲历者的见证 
    风雨飘摇忆当年
    为争取平等而斗争
    走进暴风雨
    读书声、风雨声
    往事岂堪容易想
    四申的“先生”
    我的阅读与思考
    一个七届眼中的四中
    性压抑与政治中立
    走在大潮边上
    留在北京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北岛——
      文化革命爆发了。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六月三日四中正式停课。听到这一消息,我跟同学一起在教室欢呼雀跃,但自知动机不纯:那正是我数理化告急的关头——期末考试在即……

      八月四日,一个冒充红卫兵的“反动学生”在王府井被发现,带回学校,在操场上打得半死。与此同时,有二十多个校领导和老师被游斗,被学生们拳打脚踢;八月二十五日,以四中几个高干子弟为首,成立“首都红卫兵西城区纠察队”(简称“西纠”),接连发布了十号通令……

      暴力随着暑热升级,到处是批斗游街抄家打人。北京城充满了血腥味。这就是臭名昭著的“红八月”,让人不寒而栗……

      王祖锷——
      “文革”爆发后,几名高干子弟被被团中央派来的工作组选为“校文化革命领导委员会”(简称“文革会”)的骨干成员,把“四清”后新组建的校领导赶下台,游斗并监督劳动……

      不久,四、六、八中的高干子弟,在中山公园音乐厅举办了一场批斗市、区教育局和校领导的群众大会,包括“狗崽子”在内的三校师生均被“勒令”到场接受教育。批斗大会的主办者愤怒地声讨“黑帮分子”,指责他们破坏“四清”运动,压制打击“红五类”。“黑帮分子”不仅坐“喷气式”,还被强行下跪,饱受拳脚……

      赵京兴——
      一九七零年一月的一天晚上,我和陶洛诵在我姐姐家刚吃完饭,突然一帮我们学校的人闯进来,把我带走。到四中不久,来了几个警察,不由分说把我铐起来,塞进轿车……

      犯人们被惊醒了,纷纷坐起来,为我腾出地方,我终于靠墙坐下。没过多久,第一次提审开始了。那是个高大壮实的警察,提审内容不记得了,只记得他称费尔巴哈为唯心主义,我纠正他说费尔巴哈是唯物主义哲学家。我还引用了宪法和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为自己辩护。这让他极为震怒,没几分钟就把我押回监房,上了背铐。一戴就是半年,除了上厕所,吃饭睡觉都不打开……

      

      似水流年
       牟志京
      牟志京,北京四中六七届高二(二)班学生。一九六九年去白洋淀插队,一九七一年转到山西省山阴县插队,后在山阴县化肥厂和大同铁路分局当工人。高考恢复后,就读北方交通大学,毕业后在大同铁路分局总工程师室工作。一九八四年赴美留学,在耶鲁大学获计算机科学博士等学位,先后在芙国布兰德斯大学、IBM、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波音公司等机构从事教学、科研和咨询工作。
        小学毕业时,对北京的中学几乎一无所知,听老师讲到男四中的好处,不知深浅报了志愿。暑假从海滨回来,收到四中的一封信,想起落考生由第一志愿学校发通知的说法,心头一凉,打开方知虚惊一场。我和四中长达八年的不解之缘就这样开始了。
        那时的四中,除了北边那栋不起眼的二层教学楼外,主要由平房小院组成。北面的小院是教研室,毗邻的是少数住校生的宿舍。礼堂兼学生食堂有些残败,坐落在校园西南角。藏书可观的图书馆,还有数个设备齐全的物理、化学、生物实验室分布在校园南边。操场在教学楼北面,标准的四百米跑道环绕足球场,北面靠墙还有几个篮球场。完整的院墙,把四中与外边的世界隔开。校内建筑大多年久失修,但从东面正门进来,还是能感到一种肃穆的气氛。
        上了中学,对未知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心。虽难免为作业和考试所缠,最令人难忘的还是那种领会新知识时醍醐灌顶的神奇感觉,特别在代数、几何、物理、化学和生物课上,老师就像来自天界的导游,把我们带进满是宝藏的神圣殿堂。我们这帮毛孩子在不知不觉中脱胎换骨,长大成人。
        本以为政治和数理化差不多,靠的是不断钻研与质疑,其实不然,那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会把自己引向是非的旋涡。
        一  “四清”运动
        初中毕业时,老师在评语中,把我的政治表现说得一塌糊涂,让我很伤心,看来上高中是没指望了。一九六四年暑假从海滨归来,竟然收到四中的录取通知书,我成为初三(一)班升人本校高中的少数学生之一。
      ……

     

     

     

     

    书摘与插图

    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