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徐州新华书店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文学 > 莲蓬诡话-我们都是胆小鬼(2)

      莲蓬诡话-我们都是胆小鬼(2)
      莲蓬诡话-我们都是胆小鬼(2)
      • 本店售价:¥16.5元
      • 定价:¥22.0元
      • 折扣:75
      • 作者: 莲蓬
      • 出版社: 天津人民
      • ISBN: 9787201071602
      • 出版日期: 2012.01
      • 开本: 32开
      • 版次: 1
      • 印张: 平装
      • 字数: 暂无
      • 库存: 3
    • 购买数量:加入购物车
    •     

    商品详情


    内容简介

            莲蓬鬼话是天涯社区最著名的一个板块,也是天涯社区唯一以个人命名的超高点击论坛。本书由版主莲蓬亲自抄刀担任主编,联手国内一线女性悬疑作家,精心打造最诡异、最惊心的短篇故事集。每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都是埋入你内心中 不安的种子。…

    作者简介

      莲蓬,天涯社区“莲蓬鬼话”创始人,中国悬疑界最具有号召力的灵魂人物,与六百多位悬疑作家相交甚好,上千万莲蓬鬼话的读者更是直接称呼他为“老大” 。

    目录

    换  眼  超级疯狂
    小心狼  超级疯狂
    贵族席  七根胡
    绝对密室  大袖遮天
    鱼  十八弯弯
    棺材柜  枫子
    脂肪肝  背着蛋壳
    刺青  背着蛋壳
    水  渍  鱼十三
    誓  言  鱼十三
    七色花鱼十三
    环  鱼十三
    猫  祭  耶马
    旧照片的故事  薛舞
    空调  薛舞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樊娜只是自己一个人走着,得到了,得到了又如何。学校晨跑的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虽然是秋天,感觉比冬天还冷,天空中好像飘着白雪。都是些奇怪的人在跑步,樊娜揉了揉眼睛,难道自己开了天眼能看到那些鬼魂?。
      有一个男生咧开嘴回头对自己笑,牙齿被血染成鲜红,旁边一个女生走了过来,她跑的很快,透过运动服能清楚地看到内脏从衣服底下一块块掉下来,拖着几米的肠子跑得很快,不时回头伸出舌头对自己做鬼脸,是真正的鬼脸,有人在大树下拼命吞着自己的头发,还有一个人的半个身体被公共汽车反复辗压,血溅三尺。
      旁边的小卖部一个白衣白裤的人怪腔怪调的喊,“包子,包子,人肉包子,绝对新鲜绝对热气腾腾的人肉包子,昨天刚杀的新鲜人,美女快来尝尝。”
      樊娜想吐。
      “是你啊。”有人在拍她的肩膀。
      回头一看,竟然是陶菀,她的手里拿着人头,脖子一动一动,那声“是你啊”分明从胸部发出来的声音。
      樊娜觉得窒息,尖叫着,围着自己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的脸都奇形怪状恐怖无比,扭曲的、残缺的、破损的,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有小孩,越来越多。
      逃吧!我见鬼了。樊娜拔腿就跑,拨开人群,拼命狂奔,有一条路上没有人,这是安全的。
      一脚踏下去,真舒服,一定是通往天堂的,否则怎么会如此舒服。
      ——选自一枚糖果《死人的温度》
      张二蛋一个人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远处鬼火粼粼,耳畔狐鸣哀哀,一脚深,三脚浅,踩下去,嘎啪一声,踩断的是被野狗从坟凹子里拖出的一段死人骨头。而这时张二蛋的心理没有一丝恐惧,反而回想起,那年夏天第一次在村东头小桥上看见李二丫的时候,李二丫,唇红齿白,身体肥硕,张二蛋一眼就看中娘们,这么大的屁股,将来一定能生好多儿子。现在已经提了钱,再过三天就能把那娘们弄回家了。想着想着张二蛋不觉满脸幸福的颜色。可是不觉又担心起来。昨天亲家又提了新要求,要张二蛋要置备个大柜子,就像城里人结婚那样的大柜子,买到是不用买,张二蛋祖上八辈都是木匠,缺的就是好木材,现在这年月,祖国山河一片红,什么都凭票供应,这打柜子的大料哪里去弄啊?
      所谓穷则思变,人急了就会起飞智,张二蛋猛的想起,前几天被城里来的红卫兵掘开那个什么王妃的坟,挖出来的大棺材,当时自己看了,那可是上好的金丝楠。那材料打个柜子绝对有富余,不如趁夜把它拉回来。
      张二蛋终于找到了那口已经被砸散的棺材,在棺材不远处的大树下面就是那被拉出来的女尸,也许这山洼洼处水气大,那好几百年的女尸居然没有腐烂,而是像是被水泡了一样,发了起来,四肢都白胖白胖的,偌大个肚子把衣服都挣破了,像个气球,而尸体口中流出的
      尸水呈猩红色,黏腻如膏,看一眼能让人恶心得三天吃不下饭。当时村里人见了,都说这女的肯定是难产而死,那肚子里面说不定还有个死小鬼了。
      张二蛋想到这也不禁后脊梁发凉,尽量不去看那女尸,麻利的将棺材板子用麻绳扎好,望背后扛,居然就扛了起来,这好百十斤的木料一扛就起来,真是个纯爷们。可是就在纯爷们正要扛起木材往家走的时候,忽然觉得背后搭在他的肩上,这三更半夜哪来的人啊!不自觉的回头一看,这纯爷们就全身软成了面条,那女尸居然站了起来,手就搭在他的肩上,看到这一幕,张二蛋彻底软了,晕了过去。
      ——选自枫子姑娘《棺材衣柜》